ICU及其负责人吴胜楠文舜康的医德医风在诸少侠治疗过程的表现

 

       深圳市人民医院ICU病房在诸少侠住院期间出现的一系列严重问题,只是该单位医德医风的一个例子。 这些问题的大部分可以说是与他们的技术水平完全无关。吴胜楠主任、文舜康副主任作为该单位负责人,在这些问题上不但难辞其咎,其本身在医德医风方面就存在严重问题。 以下是几个简单的事例,供上级参考。

 

对病人缺乏起码的感情,没有同情心

       吴胜楠和文舜康主任在诸少侠入住ICU后的种种表现,使人无法相信他们是在积极地想把病人治好。

1) 吴胜楠主任的医德医风举例 2004917日至1116日的两个月时间内,患者家属向ICU数十次(几乎每天)提出过希望能给患者喂食,以改善病人的供应。仅向吴胜楠主任便提出过10次以上。但均遭拒绝。 吴主任甚至对患者家属说:你爱人的病很重,他已经不能说话,也不能吃东西,即使以后撤了呼吸机的管也不行(详见:《关于深圳市人民医院错误和过度治疗导致并加重多器官功能衰竭致诸少侠死亡的报告》 以下简称《报告》 P12)。 这里的问题首先在于,如果是以病人为重,让作了一辈子医生的家属试一段时间总是应该,或起码是可以的吧? 这根本不是技术水平问题;再者,吴主任这种口气是象在谈论一个活人吗?以这种心态对待病人,这病人还有什么希望? 事实上,在消化内科张主任支持下并得到ICU周志强医生的同意后,患者家属喂食顺利,患者也有意识地主动配合。 1121日广东省人民医院专家在会诊中强调的问题就是加强营养和停广谱抗菌素, 吴主任在会上同意,并表示当天下午便执行会诊意见。 但会一完便反其道而行之(见《报告》P7P12-13),这是技术问题吗? 200411ICU刘医生向患者家属提出:“吴胜楠主任让我问你,现在有一种药叫卡泊芬净,国内没有,几千元一支,你看你买不买”? 患者家属问她用的效果如何?她说;没用过”。 患者家属又问她,有什么毒副作用没有? 刘答:“不知道,但听说好”。 患者妻子只好立即通知在港亲朋和在英国的儿子,请他们在国外查资料,每天把资料传真或EMAIL过来,再由患者妻子立即转交给吴胜南主任,供他们考虑。 如此持续一星期。患者妻子曾根据其儿子查到的的资料,提醒吴主任:“此药未用于老年人”。吴答:“也没说不可以用”。吴坚持要用,患者妻子就同意了。然后刘医生说深圳市人民医院可以代购,价格是4000多元一支。由于患者儿子在香港查到的价格仅为3000港元,患者妻子便按ICU要求的数量在香港购买,然后请朋友专程送来。这样共四次,花港币10万元。 一种新药,不知药效,不知毒副作用,不查资料,就让一个危重病人用;提出让病人家属考虑的问题仅仅是“几千元一支,你看你买不买”? 这哪里是在治病,完全是在谈生意(事后,患者家属了解到,省医药公司的供应价为2850元人民币)或是用病人做试验,为他们的临床经验积累数据。

2) 文舜康主任的医德医风举例20041018日患者稍有好转,可以在床上主动活动,可以自行抓床沿翻身和主动配合护理工作,但主管医师, 文舜康副主任在毫无临床证据的情形下(家属专门问过他,他也提不出任何证据),坚称患者有脑梗塞,不顾家属的反对意见,要求再次做CT检查。 并要家属签字。签字原因主要是要家属承担他们运送途中患者死亡的责任,承运者不须承担任何责任。而家属反对的原因是:1. 病人完全无脑梗塞的临床证据,而且1017日护士告诉患者家属,“今天他的情况特别好,特别活跃,老想翻身”; 2. 更重要的是,象诸少侠这样的情况,应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折腾(该院的各种检查多得骇人听闻)。 文主任明知在该院恶劣的运送和检查条件下(运送路线长且颠簸,检查时老是不必要地将病人在低温条件下长时间裸露),病人有死亡的危险,仍然在无临床指征情况下,坚持要做CT检查。 事实证明,头部CT检查并未发现脑梗塞。然而,因推送患者去做头部CT时一路颠簸、震动,加之检查使患者再次受凉等因素,CT检查之后的三周内患者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家属为此愤然宣布决不再接受CT检查(见《报告》P10)。 2004117日(患者生日)病人情况好转,其侄子由广州来向伯父贺寿,两人拉手,拥抱。 但次日家属探望时,病人躺在床上全无生气,气管上大量的血迹。 家属震惊之余,问当班护士怎么回事? 护士答复说: 文主任给换了气管。 此后两个星期,患者持续昏睡。 200515日,ICU向病人家属宣布禁止家属喂食,1914:00停了病人的鼻饲,16:00又再停病人的静脉营养(病人当时的唯一能量供应,见附件:断绝诸少侠能量供应证据)。致使病人昏迷直至死亡(死前血糖测定值为0.421mmol/L《报告》P11)。文舜康主任是值班医生,迄今不向家属答复为什么这么做。没有能量供应,人就不能活。难道这样的道理,身为主任医生的文主任都不懂吗? 这大概不是什么技术水平高低的问题吧。

 

ICU在治疗过程中的怪事

       身为ICU负责人的吴胜楠,文舜康主任在以下问题发生时,起了什么作用?应负什么样的责任呢?

l     913日至114日(54天),ICU对诸少侠进行了 24 次床旁胸部照片检查,有时一天拍2次。完全置医学常识和家属抗议于不顾,直至家属用不规避行为抗议后才有所收敛 (见《报告》 P9)。

l     200513日,由护理记录上看,患者并无特殊情况的记录,事前、事后没有任何人向家属知会过有关这一天患者的任何异常情况。但在这一天之内,收费记账单上记载的检查项目多达21大类,收费项目过百。 其中动脉抽血15次;静脉抽血7次;血气分析15次;静脉输血4次;静脉推注4次;肌肉注射3…… 仅就如此频繁的对人体进行穿刺,所造成的痛苦和伤害而言,即使对健康人都已苦不堪言,很难承受(见《报告》 P10)。是谁要这么做的? 其实,这一天唯一的特别之处在于, 卡泊芬净-这种新的,ICU没有用过的药-在这天停药

l     在断绝能量供应造成病人濒危之际,ICU则医嘱要求(附件9静脉快推50%葡萄糖 50毫升 静脉推注15分钟 x 4 ,推后立即查血糖、血气分析。 一方面着力掩盖致死性低血糖的事实,另一方面这种措施无疑又是一道患者的催命符(见《报告》 P11。是谁指使这么做的?

l     病人对头孢类药物过敏,这是已经白纸黑字写在入院评估表上的了。ICU不顾家属反对(家属仅直接对吴主任和文主任就不止反映过10次),仍然坚持使用直至病人死亡。难道两位主任连应该避免使用病人有过敏史药物的常识都没有吗?(《报告》 P679121315

 

这里谈到的问题仅为举例,为上级调查问题提供参考。希望能对纠正不良医风有所帮助。